利瑪竇與耶穌會入華

時間: | 瀏覽:

利瑪竇與耶穌會入華。明清之際,中國的封建社會進入其發展的后期,上層建筑日趨腐朽,佛、道諸教呈衰敗之勢。資本主義萌芽已破土而出,社會危機日益嚴重。而在西方,宗教改革運動以后基督教新教興起,羅馬天主教在歐洲失勢,便力圖向東方發展新的教區。明代中葉,隨著葡萄牙殖民勢力的東來,天主教在中國又重新取得傳教的機會,基督教第三次在中國傳播開來。在此期間,天主教的耶穌會、方濟各會、多明我會等相繼傳入中國,其中收效最多、影響和勢力最大者是耶穌會。

耶穌會是伊納爵·羅耀拉為反對宗教改革而于1534年創建的天主教修會。1540年經教皇保羅三世正式批準后,耶穌會就積極開拓海外的傳道事業。耶穌會創辦人之一的方濟各·沙勿略,于1540年受葡萄牙國王若奧三世派遣,以教皇宗座欽使名義來東方傳教。他在1542年抵達印度的果阿,傳道于東南亞各地。1549年,他隨葡萄牙使節乘中國商船到日本山口和豐后等地傳教,得知日本奉行的佛教和儒學都傳自中國,便決心到中國傳教,“使中國人能從迷信中皈依。做到了這一點,他就更容易爭取日本人,并把福音從中國帶給他們了”(利瑪竇:《中國札記》)。他于1551和1552年兩次來到廣東上川島,終因明朝海禁較嚴,未能進入內地傳教,病死該島。 自1557年葡萄牙強占澳門后,一些教士便打算以澳門作為對華傳教的據點。但面對嚴密封鎖的中國大陸,他們始終未能如愿,只能望著邊界上的石山嘆息:“磐石呀!磐石呀!什么時候可以開裂,歡迎吾主啊!”

方濟各·沙勿略是耶穌會來華傳教的先驅,然而真正為在華傳教奠定基業的,卻是意大利馬切拉塔①人利瑪竇。1578年9月,利瑪竇由葡萄牙的里斯本前往印度果阿傳教,次年升任神父。1582年,他奉耶穌會遠東巡閱使范禮安之命到澳門學習中文。在此之前,范禮安曾審度情勢,對耶穌會在華傳教方針作了調整,取消原先在宗教儀式中強制推行西方習俗和使用拉丁語的做法,轉而注重學習中國語言和文化知識,適應中國的民族習俗。1583年,利瑪竇隨另一名耶穌會修士、意大利那不勒斯人羅明堅去廣州,但未能定居。后來受新任制臺郭應聘邀請,兩人來到肇慶,以自鳴鐘等禮物相贈,獲準建筑教堂。一年前,羅明堅曾隨葡萄牙商船至廣州傳教,經制臺陳文峰準許,在肇慶東關西寧寺居住,不久被驅回澳門。他們這次到肇慶,廣泛結交各級官員和文人,展示《山海輿地圖》及地球儀、日晷、自鳴鐘、三棱鏡等,深得地方士紳的尊重。幾年內發展教徒約80名。羅明堅后又去紹興、桂林等地活動,1588年從澳門返羅馬,企圖游說羅馬教廷和西方國家與中國通使節,以便取得合法傳教地位。適逢更迭教皇,未獲成功,1607年死于羅馬。羅明堅走后,利瑪竇開始獨自傳教。

1589年,利瑪竇被迫遷往韶州。他繼續結交官紳,展示西方“異物”,作為傳教的手段。同時,他攻讀儒家經典,延師講授“四書章句”,并自行譯成拉丁文,詳加注解。這是《四書》最早的外文譯本。他在序言中稱頌儒家的倫理觀念,將其與羅馬哲學家塞涅卡的名著相提并論。在韶州,蘇州瞿太素與他結識,勸他易僧服為儒服。利瑪竇入華之初,隨從羅明堅剃掉須發,以西僧自居。肇慶知府王泮為教堂所題匾額:“仙花寺”、“西來凈土”,仍不脫佛寺氣息。羅明堅在肇慶所著第一部天主教教理中文著作,題名《新編西竺國天主實錄》,署“天竺國僧輯”。該書后經利瑪竇和肇慶文士的修訂,改名《天主圣教實錄》,印出后散發1000冊。這時利瑪竇已在廣東居住10年,也深感僧侶的社會地位不及儒生,于是向耶穌會印度傳教團視察員范禮安建議,傳教士留須蓄發,穿絲綢服裝謁見官紳,改稱“西儒”。這一新的傳教方法在1594年獲準施行。利瑪竇遵照使徒保羅“在什么樣人中成什么人”的教導,刻苦研習中國經籍,以此著書立說,宣傳天主教教義。飲食起居也全盤華化,“見人膜拜如禮,人亦愛之,信其為善人也”(李日華《紫桃軒雜綴》)。張爾歧《蒿庵閑話》也說:“瑪竇初至廣,下舶,髡首袒肩,人以為西僧。引至佛寺,搖手不肯拜,譯言我儒也。遂僦館延師讀儒書,未一二年,四書五經皆通大義,乃入朝京師。”

利瑪竇認識到,要使中國接受天主教,必須爭取獲得皇帝的恩準。1595年,他衣儒服自韶州北上,至南京受阻,只得轉回南昌,結交皇族、官員和儒生,談論天文、地理等。他應建安王朱多[火節][jie結]之請,著《交友論》,書中引述亞里士多德、西塞羅、塞涅卡、奧古斯丁等有關格言百則。還作《西國記法》,傳授西方的記憶方法。利瑪竇因此聲名大震。1597年,范禮安任命他為耶穌會中國傳教會會長,指令他要以北京為永久駐地,并替他籌辦了一批貢品。次年,他以進貢方物、協助修訂歷法為由,隨晉京復職的禮部尚書王忠銘北上,9月初抵北京。正逢日本出兵朝鮮,利瑪竇無法進謁明神宗,逗留一月之后,南下至蘇州尋訪瞿太素,1599年定居南京。次年,利瑪竇和西班牙教士龐迪我再度以進貢方物名義北上,1601年初進入北京,向明神宗獻天主圖像、天主母像、天主經、珍珠鑲十字架、報時自鳴鐘、雅琴、萬國圖志等。自此,他為宮廷修理時鐘,教授雅琴,接受俸祿,定居北京。朝廷還因他在天文、地理方面的知識廣博,授予官職,并獲準開堂傳教。

利瑪竇在北京繼續介紹西方的天文、數學、理化知識,以取得那些主張實學、反對空談心性的官員的信賴和合作。他的《山海輿地圖》經校閱增補后,以《坤輿萬國全圖》之名多次刊印。他和徐光啟合譯了歐幾里德《幾何原本》②前六卷、《測量法義》③,和李之藻合譯了《同文算指》④、《渾蓋通憲圖說》⑤、《乾坤體義》⑥。他一生著譯20余種,除教義、倫理和奏疏外,還?a href='http://www.nor22.com/baike/221/242650.html' target='_blank' style='color:#136ec2'>小豆垂梢濉發摺ⅰ對踩萁弦濉發唷ⅰ段髯制婕!發帷ⅰ段髑僨狻發獾取C骷局泄熘鶻痰娜籩旃餛簟⒗鈧濉⒀鍆Ⅲ薅賈苯郵芾犟嫉撓盞級群笫芟礎4送猓脛渙魑恃У鬧磐僅奶亍⒎胗⒗釤煬⒄澎狻⑺鐫?a href='http://www.nor22.com/baike/220/252522.html' target='_blank' style='color:#136ec2'>王徵、韓霖、段袞[gun滾]、金聲、瞿式耜[si四]等人,都是學界聞人、朝廷公卿。因此,《明史·意大里亞傳》說:“其國人東來者,大多聰明特達之士,專意行教,不求利祿。其所著書,多華人所未道,故一時好異者咸尚之。而士大夫如徐光啟、李之藻輩,首好其說,且為潤色其文詞,故其教驟興。”

利瑪竇傳教,注重順應中國傳統文化和社會習俗,極力糅合孔孟之道和敬天祭祖思想于教義之中。他在《天學實義》(一名《天主實義》)中宣稱,中國古籍中的“天”或“上帝”,就是西方崇奉的“天主”,他所傳播的是自古即有的“天教”或“天學”。他的具體策略是聯合儒家反對佛教。他公開攻擊佛教崇拜偶像,“專以辟佛為事,見諸經像及諸鬼神像,輒勸人毀裂”(《蒿庵閑話》),而對祭天、祀祖、拜孔等禮節習俗,聽任教徒奉行,并不視為偶像崇拜。同時,他又援引先儒反對后儒,即要把誤入歧途的后儒復歸于正確的先儒。他所著《天學實義》、《畸人十篇》、《辯學遺牘》、《二十五言》等,都以銓釋儒家經典來反對佛教,排斥空談明心見性的后儒,即所謂“引吾六經之語以證其實,而深詆談空之誤”(馮應京《天主實義》序)。利瑪竇的著作因“其言多與孔孟相合,又明辯釋氏之不正”,深受官員儒生的歡迎,抄本風行,傳誦一時。大學士葉向高贊其“言慕中華風,深契吾儒理”。甚至像鄒元標那樣的東林黨人,也說他“欲以天主學行中國,此其意良厚;仆嘗窺其奧,與吾國圣人語不異”(《愿學集·答西國利瑪竇》)。

徐光啟

利瑪竇在中國的傳教方針,徐光啟總結為“驅佛補儒”。但利瑪竇“合儒”、“補儒”的最后目的還是“超儒”。利瑪竇希望這樣“逐漸為整個帝國的全面歸化作準備”。他晚年更加努力傳教,于1609年創立天主會,并親自督理北京大教堂的建筑。1610年利瑪竇在北京去世,經龐迪我、熊三拔上奏,準以北京阜城門外二里溝滕公柵欄為葬地,后來成為北京教士公墓。

利瑪竇自1582年來華,次年在肇慶開始為第一名信徒施洗,至1586年全國施洗者40人,1589年有80人,1596年超過百人,1603年約有500人,1608年增至2000人。到他去世時,全國天主教徒約有2500人。與他同時入華的耶穌會教士,如葡萄牙人麥安東、孟三德、羅如望、陽瑪諾、謝務祿、蘇如望、費奇觀,意大利人石方西、郭居靜、熊三拔、龍華民、王豐肅,西班牙人龐迪我,協助利瑪竇在廣東、江西、江蘇、浙江、北京以及山東、山西、陜西等地傳教。肇慶在1583年建教堂。韶州在1589年建教堂。南昌在1595年建教堂。南京在1599年建教堂。北京在1605年建教堂(南堂)。上海在1608年建教堂。杭州在1611年開教。在1775年耶穌會中國傳教會接獲教皇命令正式解散前,各地傳教的多數是耶穌會教士。中國的耶穌會成為在葡萄牙政府支持下,由羅馬教廷直接派往中國的最大傳教團。

利瑪竇的來華,為中世紀后期中西文化的交流寫下了新的一頁。在耶穌會教士中,他是首先進入明朝京城,取得合法傳教地位的,是當時對中國社會上層及以后的基督教傳教事業最有影響的人物。作為來華的第一位西學代表人物,他正式向中國介紹了大量的西方宗教和科學技術知識。盡管他的主觀意圖在于傳教,所輸入的也不是近代最新科學知識,但客觀上確使當時的中國學者耳目一新。同時他又是向西方正面介紹中國歷史文化的第一個人。自他以后,中學的西漸及其對啟蒙運動的影響,都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事情。在這些方面,利瑪竇的篳〔bi畢〕路藍縷之功是不可磨滅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注釋:

①意大利中部安科省一 城市。

②《幾何原木》利瑪竇、徐光啟合譯。原書系利瑪竇的老師、意大利數學家克

拉維厄斯對歐幾里德《幾何原本》的集解,共15卷;譯本為前六卷。

③《測量法義》,利瑪竇口授,徐光啟筆錄。以幾何學原理說明測量高、深、廣、遠的方法。

④《同文算指》,利瑪竇口授,李之藻筆錄。共10卷,前兩卷為數學運算方法,后八卷為運算例題。譯自克拉維厄斯的《實用算術簡要》。

⑤《渾蓋通憲圖說》,李之藻根據利瑪竇講授的天文學知識解釋《周髀算經》中關于渾天說蓋天說的論爭。天文學著作。

⑥《乾坤體義》,利瑪竇譯述,李之藻筆錄。天體數學著作。

⑦《勾股義》,利瑪竇口授,徐光啟筆錄。幾何學著作,專論直角三角形。

⑧《圓容較義》,利瑪竇口授,李之藻筆錄。天體數學著作,專論圓的內接外接形。

⑨《西字奇跡》,利瑪竇著,以拉丁文字母為漢字注音。語言學著作。

⑩《西琴曲意》,利瑪竇著。宗教贊美詩樂曲及歌詞意譯。

  • 中國基督教的發展趨向

    中國基督教的發展趨向。義和團運動被某些教會史著作稱為“庚子教難”。外國侵略勢力及基督教教會,在各地群眾的反抗斗爭中受到嚴重打擊。義和團運動雖被鎮壓,

  • 中國基督教的經典、教義和禮儀

    中國基督教的經典、教義和禮儀。基督教的經典是《圣經》,包括《舊約》和《新約》。《舊約》就是猶太教的《圣經》,被基督教全部接受并作出新的解釋。《新約》

  • 景教在唐代

    景教在唐代。在17世紀以前,無人知道基督教在唐朝時已經傳入中國。明天啟三年(公元1623年),西安西南的盩厔〔zhouzhi周至〕(今陜西省周至縣)出土了一塊“大

  • 拜上帝會與太平天國

    拜上帝會與太平天國。基督教新教傳入中國,成為西方資本主義侵略中國的工具之一,用以麻醉中國人民的精神,掩蓋瓜分和掠奪的目的。但其傳入的教義及西方的思想

  • 天主教方濟各會入華

    天主教方濟各會入華。基督教的另外一支,即羅馬天主教的入華,開始于1294年。在此之前,由于蒙古鐵騎的大舉西征,引起羅馬教廷和歐洲各國君主的震驚,他們出于

  • 南京教案與明末天主教

    南京教案與明末天主教。利瑪竇去世后,意大利西西里人龍華民繼掌中國天主教教務。他對于利瑪竇認為無關緊要的,如祀天、祭祖、拜孔等儀式,都視為迷信,禁止教

  • 湯若望與清初歷法之爭

    湯若望與清初歷法之爭。清兵入關后,耶穌會教士有畢方濟、瞿紗微等繼續活動于南明宮廷,而北方教務,由湯若望等留居北京,隨機應付,以免被清廷所禁絕。湯若望

  • 中國的反洋教運動

    中國的反洋教運動。基督教與伊斯蘭教、猶太教不同,后者早期來華以移民為主,組成自治的小社團,并不對外傳教,而基督教來華的傳教士,以傳教為目的,因而與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