制圖六體

中國西晉時期地圖制圖學裴秀總結的繪制地圖的六條原則,載于他所著的《禹貢地域圖》(十八篇)序言中。文中說:“制圖之體有六焉。一曰分率,所以辨廣輪之度也。二曰準望,所以正彼此之體也。三曰道里,所以定所由之數也。四曰高下,五曰方邪,六曰迂直,此三者各因地而制宜,所以校夷險之異也。有圖像而無分率,則無以審遠近之差;有分率而無準望,雖得之于一隅,必失之于他方;有準望而無道里,則施于山海絕隔之地,不能以相通;有道里而無高下、方邪、迂直之校,則徑路之數必與遠近之實相違,失準望之正矣,故以此六者參而考之。然遠近之實定于分率,彼此之實定于準望,徑路之實定于道里,度數之實定于高下、方邪、迂直之算。故雖有峻山鉅海之隔,絕域殊方之迥,登降詭曲之因,皆可得舉而定者。準望之法既正,則曲直遠近無所隱其形也。”裴秀詳細論述了制作地圖的原則和方法。分率,即比例尺,用以區別地域長寬和面積的大小;準望,是確定各地物的方位;道里,即距離,用以確定道路的里程。高下、方邪、迂直,是校正由地面起伏、道路迂回而引起的水平直線距離的誤差。裴秀指出,在運用這些原則時應因地制宜,互相參照。這樣,雖有高山大海阻隔和難以達到的絕險之地,都可以得到正確的結果。“六體”中的高下、方邪、迂直三條,后人解釋不一。一般認為,按原文并考慮到測制地圖的基本法則,應理解為:將兩地間的道路長度(包含道路起伏、彎曲而引起的誤差)改化為水平面上的直線長度的 3個因素和方法。

制圖六體是中國最早的地圖制圖學理論,它正確的闡明了地圖比例尺、方位和距離的關系,對中國西晉以后的地圖制作技術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唐代賈耽、宋代沈括、元代朱思本和明代的羅洪先等古代制圖學家的著名地圖,都繼承了制圖六體的原則。

參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