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門立雪和立雪求道

時間: | 瀏覽:

程門立雪,也作立雪程門,和立雪求道的意思基本相同,但是出處不一樣。本文就對這兩個成語的資料進行整理。

程門立雪

繁體:程門立雪;注音:ㄔㄥˊㄇㄣˊㄌㄧˋㄒㄩㄝˇ;拼音:chéng mén lì xuě

本義:冒著大雪在程頤門前站著;釋義:舊指學生恭敬受教,比喻尊師,常用來表達求學心切和對有學問長者的尊敬。

出處:《宋史·楊時傳》:“見程頤于洛,時蓋年四十矣。一日見頤,頤偶瞑坐,時與游酢侍立不云。頤既覺,則門外雪深一尺矣。”

用法:偏正式,一般作謂語。

感情色彩:褒義詞,含有贊賞、嘉許、褒揚、獎掖、喜愛、尊敬、美好、吉祥等感情色彩意義上的詞。

成語結構:偏正式成語,偏正式是合成詞或短語的一種類型,前面的部分(即偏部)對后面的部分(正部)起修飾或限制的作用,前面的部分叫修飾語,后面的部分叫中心詞。

產生年代:宋代;近義詞:尊師重教、程門度雪、立雪求道。

程門立雪典故

程顥、程頤兄弟倆都是宋代極有學問的人。進士楊時,為了豐富自己的學問,毅然放棄了高官厚祿,跑到河南潁昌拜程顥為師,虛心求教。后來程顥死,他自己也有40多歲,但仍然立志求學,刻苦鉆研,又跑到洛陽去拜程顥的弟弟程頤為師。

于是,他便和他的朋友游酢【zuò】一塊兒到程家去拜見程頤,但是正遇上程老先生閉目養神,坐著睡著了。這時候,外面開始下雪。這兩人求師心切,便恭恭敬敬侍立一旁,不言不動,如此等了大半天,程頤才慢慢睜開眼睛,見楊時、游酢站在面前,吃了一驚,說道:“啊!他們兩位還在這兒沒走?”這時候,門外的雪已經積一尺多了,而楊時和游酢并沒有一絲疲倦和不耐煩的神情。楊時這種尊敬老師的優良品德,一直受到人們的稱贊。

這個典故中涉及四個北宋的著名人物程顥、程頤、楊時、游酢。

程顥生于1032年,字伯淳,號明道,世稱“明道先生”。河南府洛陽人,北宋理學家、教育家,理學的奠基者,“洛學”代表人物。程頤生于1033年,為程顥之胞弟,字正叔,北宋理學家、教育家,世稱伊川先生。程頤與其兄程顥同學于周敦頤,共創“洛學”,為理學奠定了基礎,世稱“二程”。學說以“窮理”為主,認為“天下之物皆能窮,只是一理”,“一物之理即萬物之理”,主張“涵養須用敬,進學在致知”的修養方法,目的在于“去人欲,存天理”,認為“餓死事極小,失節事極大”,宣揚“氣稟”說。學說在理學發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,后來為朱熹所繼承和發展,世稱“程朱學派”。

楊時,字中立,號龜山,祖籍弘農華陰,南劍西鏞州龍池團人。北宋哲學家、文學家、官吏。熙寧九年進士,歷官瀏陽、余杭、蕭山知縣,荊州教授、工部侍郎、以龍圖閣直學士專事著述講學。先后學于程顥、程頤,同游酢、呂大臨、謝良佐并稱程門四大弟子。又與羅從彥、李侗并稱為“南劍三先生”。晚年隱居龜山,學者稱龜山先生。

游酢和楊時均為1053年生,建州建陽人,北宋書法家、理學家。自幼聰穎好學,經書看過一遍就能熟記在心,倒背如流。程頤剛一見到他,就知道他將來可以擔當重任,傳承道統。后來,程顥調任扶溝知縣,籌備設立學校,派人迎請游酢到學校赴職。元豐五年游酢中進士后,初任蕭山縣尉,改任博士。嗣后,游酢以便于奉養雙親為理由,請求就近調任河清縣。范純仁貶官后,出判河南,將游酢視為當作國家棟梁,在學術上遇有疑難問題,經常與他一起切磋交流。范純仁出任潁昌府長官時,又聘請他擔任學府教授。范純仁回朝復職,執掌宰相大權后,立刻任命游酢擔任太常博士。后來范純仁罷官,游酢也請求外任。宋徽宗即位后,游酢被召回任監察御史,出任和州州官。一年之后,調為宮觀官掌管南京(商丘)鴻慶宮,居住太平州。過了不久之,游酢又被起用治理漢陽軍,歷任舒州和濠州州官。罷官后寄居歷陽,在此安度晚年。游酢逝世后也埋葬在這里。游酢一生品行純正,高風亮節,處理政務,得心應手。在任期間,足跡所到之處,百姓擁戴猶如父母。他一生著述頗豐,主要著作有《中庸義》、《易說》、《詩二南義》、《論語·孟子雜解》、《文集》各一卷,被學者尊稱為廌山先生,謚文肅。

立雪求道

立雪求道,出自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三。比喻尊敬老師,不畏艱難虛心求教,通常形容此人好學,有毅力;二指舊指恭敬虔誠地求道。

程門立雪和立雪求道就是同義詞。宋·釋道原《景德傳燈錄》卷三:“十二月九日夜,天大雨雪,光堅立不動,遲明,積雪過膝。師憫而問曰:‘汝久立雪中,當求何事?’光悲淚曰:‘惟愿和尚慈悲,開甘露門,廣度群品。’”

立雪求道的典故

傳說達摩一葦渡江到少林寺以后,在南京講經說法的神光,歷盡千辛萬苦,想方設法,終于渡過長江,追趕達摩到達少林。神光到少林寺以后,一心一意拜達摩為師,向達摩求教。

達摩在南京雨花臺和神光會見時,神光傲氣十足,極不謙虛。光提出向達摩求教,達摩不知他有無誠心,便婉言拒絕。神光并不灰心喪氣,仍步步緊跟達摩。達摩在洞里面壁坐禪,神光合十,侍立其后,精心照料,形影不離。神光跟隨達摩九年之久,對禪師的一舉一動,真是心悅誠服。

達摩離開面壁洞,走下五乳峰,回到少林寺,料理日常的佛事活動,神光在跟隨師父從山洞回到寺院。時值寒冬,達摩在后院達摩亭坐禪,神光依矗立在亭外,合十以待。誰知天有不測風云,夜晚入定以后,鵝毛大雪鋪天蓋地壓了下來,不一會兒,積雪逾尺。這時,大雪淹沒了神光的雙膝,渾身上下好似披了一層厚厚的毛茸雪毯,但是神光仍然雙手合十,兀立不動,虔誠地站在雪窩里。第二天一早,達摩開定了,他走到門口一看,神光在雪地里站著。

達摩問道:“你站在雪地里干什么個?”

神光答道:“向佛祖求法”。

達摩沉思片刻說:“要我給你傳法,除非天降紅雪。”

神光解意,他意識到這里圣僧指點他禪悟的訣奧,毫不猶豫地抽出隨身攜帶的戒刀,向左臂砍去,只聽:“咔嚓”一聲,一只凍僵了的胳膊落在地上,鮮血飛濺,染紅了地下的積雪和神光的衣衫。

誰知這虔誠的刀聲穿云撥霧,飛報西天,驚動佛祖如來,隨手脫下袈裟,拋向東土。霎時,整個少林,紅光籠罩,彩霞四射,鵝毛似的大雪片被鮮血映得彤紅,粉揚而來。神光放下手里的戒刀,彎腰拿起鮮血淋離的左臂,圍繞達摩亭轉了一圈,仍侍立于紅雪之中,亭周圍的積雪也被染成紅的。

此情此景,達摩看得一清二楚。他感到神光為了向他求教,長期侍立身后,今又立雪斷臂,原來的驕傲自滿情緒已經克服,信仰禪宗態度虔誠。達摩逐傳衣缽、法器予神光,并取法名:“慧可”。

慧可斷臂以后,表現出高度的剛毅,他忍受著劇烈的傷痛,雙膝跪在雪窩里,用僅有的右手,恭敬地接法。頂禮拜謝而退。從此,慧可就接替了達摩,成為少林寺禪宗的第二代,稱之為“二祖”。為了紀念二祖立雪斷臂,寺僧們將“達摩亭”改為“立雪亭”。

清乾隆皇帝瞻游中岳時,對“立雪斷臂”的故事頗有感觸,逐揮毫撰寫“雪印心珠”匾一塊,懸掛于立雪亭佛翕上方,以戒后生:佛業來之不易。對二祖斷臂求法,古人有詩云:眾口銷金喚祖師,而今悔不慎當時。當時早薦渾侖底,未肯求人斷一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