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通河的治理

時間: | 瀏覽:

會通河的治理。起初,會通河的范圍較小,僅指臨清——須城(東平)間的一段運道。后來,范圍擴大,明朝將臨清會通鎮以南到徐州茶城(或夏鎮)以北的一段運河,都稱會通河。會通河是南北大運河的關鍵河段。明洪武二十四年(公元1391年),黃河在原武(河南原陽西北)決口,洪水挾泥沙滾滾北上,會通河1/3的河段被毀。大運河中斷,從運河漕糧北上被阻。

永樂元年(公元1403年),定北平為北京,準備將都城北遷。永樂帝鑒于海運安全沒有保證,為解決遷都后的北京用糧問題,決定重開會通河。永樂九年(公元1411年),他命工部尚書宋禮負責施工,征發山東、徐州、應天(南京)、鎮江等地30萬民夫服役。主要工程為改進分水樞紐、疏浚運道、整頓壩閘、增建水柜等。其中有些工程在當年即告完成。

改進分水樞紐。元朝的濟州河,以汶、泗為水源,先將兩水引到任城,然后進行南北分流。由于任城不是濟州河的最高點,真正的最高點在其北面的南旺,因此,任城分水,南流偏多,北流偏少。結果,濟州河的北段,河道淺澀,只通小舟,不通大船。分水樞紐選址失當,是元朝南北大運河沒有發揮更大作用的主要原因。宋禮這次治運河,對它作了初步改進。他除維持原來的分水工程外,又采納熟悉當地地形的汶上老人白英的建議,在戴村附近的汶水河床上,筑了一條新壩,將汶水余水攔引到南旺,注入濟州河。濟州河北段隨著水量的增多,通航能力也就大幅度地提高了。

幾十年后,人們對這一分水工程又作了比較徹底的改進,即完全放棄元朝的分水設施,將較為豐富的汶水,全部引到南旺分流,并在這里的河床上建南北兩壩閘,以便更有效地控制水量。大體上說為三七開,南流三分,南會泗水,北流七分,注入御河。人們戲稱:“七分朝天子,三分下江南。”

疏浚河道。可分兩個部分。一是將被黃河洪水沖毀的一段運道,改地重新開鑿出來。舊道由安山湖西面北注衛河,新道改從安山湖東面北注衛河。改道到湖東,黃河泛濫時,有湖泊容納洪水,可以提高這段水道的安全程度。又因為這里的地勢西高東低,運道建于湖東,便于引湖水補充運河水量。二是展寬浚深會通河的其他河道。一般說,要將它挖深到13尺,拓寬到32尺。這樣,即便是載重量稍大的糧船,也可順利通過。

整頓壩閘。南旺湖北至臨清300里,地降90尺。南至鎮口(徐州對岸)290里,地降116尺。會通河南北的比降都很大。為了克服河道比降過大給航運造成的困難,元朝曾在河道上建成31座壩閘。這次明朝除修復元朝的舊壩閘外,又建成七座新壩閘,使壩閘的配置更為完善,進一步改進了通航條件。由于會通河上壩閘林立,因此,明人又稱這段運糧河為“閘漕”。

除上述工程外,為了更好地調劑會通河的水量,宋禮等人“又于汶上、東平、濟寧、沛縣并湖地”,設置了新的水柜。

經過明朝初年的大力治理,會通河的通航能力大大提高,漕船載糧的限額,每船由元朝的150料①,提高到明朝的400料②;年平均運糧至京的數量,由以前的幾十萬石,猛增到幾百萬石。明初成功地重開會通河,加強了永樂帝遷都北京的決心,并宣布停止取道海上運輸南糧。

注釋:

①上述數據錄自《明史·河渠書》。關于會通河的南北落差,據近代測量,濟寧舊船閘底高微山湖南端的藺家壩底不到二米,高臨清舊閘底不到八米。新數據似乎還須重新核實。這樣長的河道,如果落差僅有幾米,歷史上就沒有必要建立這么多的壩閘了。

②料為古代計量單位。或以一石糧食為一料;或以兩端截面方一尺、長七尺的木材為一料。